真爱旅舍点数反_孩子怕鬼是胆小?真没那么简单

1.

小时候,我怕鬼。

天一黑,我就不敢出门。如果让我出去拿点东西,即使是在院子里,我也会在门里泡半天,怒气冲冲,硬着头皮,推着门的那一刻,开始跑了,还叫了两声,给了自己勇气。

快跑,快跑

即使离门有两米远,我也是这样做的。

每当我这样做的时候,我妈妈都厌恶地看着我,笑着说:”你为什么胆小得不能在将来成为大人物呢?

这不是我的错。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,谁叫我妈妈吓唬我?她告诉我,天黑的时候不要跑来跑去,而是马上回家。外面有鬼。

你看,父母有时就像这样”双重标准”。他们把吓到孩子的部分完全分开,结果孩子被吓到了。为了让孩子”不要到处跑”,把孩子吓成鬼;孩子相信这是真的,结果就是不跑。即使很难出去,他们也嘲笑孩子的胆怯。

两个

孩子们害怕”鬼”。事实上,他们能理解。

皮亚杰的”儿童万物有灵论”认为,在”行动前阶段”,即2岁时,儿童不能区分哪些是活的,哪些是无生命的,但会把自己的意识和意图推给所有的对象,即所有物体都像人一样,都是活着的、有意识的和感性的。而且,在这一时期,儿童正处于对外在事物的认知逐渐积累的阶段,父母是孩子了解外在事物的重要渠道之一,当孩子对未知事物既害怕又好奇时,父母的引导是非常重要的。这就是为什么,在这个时候,如果父母把他们的孩子从”鬼”中吓跑,孩子就会相信。

对鬼的恐惧”是一种对未知事物的本能恐惧。如果把人类的历史拟人化为人类成长和发展的历史,在原始时期,当对世界的认识不那么发达的时候,出于防御的机制,我们往往会产生恐惧感。恐惧让我们避免危险,保护我们的安全,让物种繁衍成长。因此,对于未知的神秘力量,人类产生了两种本能的解释:一种是上帝,那就是好力量,敬拜;另一种是鬼魂,那就是邪恶的力量。这是在人类集体潜意识中沉淀出来的。

儿童在人类集体潜意识和周围环境的影响下真爱旅舍IOS,在个体的发展中,害怕”鬼”,这是不难理解的。

有一位读者在后台问:孩子们在家里害怕”鬼”,怎么办?

以上解释可能会缓解读者的一些焦虑。孩子们害怕鬼魂是可以理解的。作为父母,我们不必担心太多。告诉孩子们我会和你们在一起是很重要的。

此外,作为父母,当我们担心我们的孩子并问”该做什么”时,我们可能需要首先意识到自己:为什么我们如此焦虑?

3.

小时候怕鬼不难理解,但长大后,许多成年人还是怕鬼。

我的许多朋友都怕鬼,但他们似乎有点羞于承认他们。例如,我的一个朋友晚上必须打开灯睡觉。这个习惯从他一个人毕业后就一直存在,因为他害怕。

有一次我问他,你怕什么?”刚问完,他就长1.8米了,不好意思笑了笑,然后半开玩笑地说:”告诉你不要嘲笑我,事实上,我很幼稚,我害怕‘鬼’。”我不忘补充说:”我是无神论者。我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鬼,但我只是害怕。”当他说话时,他的双手张开,表明”我对这种情感恐惧无能为力,这是我无法理解的。

因为他害怕”鬼”,当他刚毕业的时候,他甚至必须和别人分享房租,而不是一个人住。

另一位朋友,我描述了一个画面:每当她丈夫出差时,当她一个人在家,晚上睡觉时,闭上眼睛后,眼前会出现一个”鬼”。这个”鬼”从黑暗的距离,从远到近,最后非常凶猛地靠近她的眼睛,非常可怕。

4.

怕鬼”,你怕什么?我们不妨一起感受一下。

我以前有开灯睡觉的习惯。

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,当我被父母吓到的时候,我只能在黑暗中奔跑。长大后,我似乎很难害怕”鬼”。

感觉为什么我要开着灯睡觉,这种心理活动似乎是这样的:我想看清楚周围的一切,没有风能逃脱我的”魔法眼”。似乎只要我保持警惕,关注周围的一切,我就控制外部环境。外部环境在我的控制之下,鬼魂不会出来伤害我。

因此,我们害怕”鬼”,似乎我们坚信一个事实:外面一定有”鬼”,总是等着杀我的机会。

也就是说,外面的世界是坏的。

以我自己的经历为例。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,我和父母一起在家乡以外的一个城市长大。我父母一直认为我们家受到严重且无处不在的地域歧视。那年确实存在地理歧视。然而,由于我父母的性格和心理状况,他们严重放大了这种影响。

他们灌输给我的想法是,我们作为”局外人”,受到了所有人的歧视。所有的人都看不起我们的家庭;所有人都很坏。和你周围的人打交道时要小心,否则你会被欺负。而且,在我的记忆中,父母的性格似乎也很温柔,家里总是说一些”因为他们的善良,对方的冷酷”,结果是被欺负的事情。

所以,在长时间的成长过程中,我很胆小,我的生活没有延伸,没有皱纹,没有忧虑。我害怕很多事情,特别是害怕”鬼”。对鬼魂的恐惧,除了对父母的恐惧,似乎已经变成了这样的比喻。

5.

对鬼魂的恐惧也可能是:内部黑洞,投射到外面的鬼魂上。

外面的鬼魂,里面的那个。

当外面的世界不好的时候,我们就会放弃对外部世界的信任,只能依靠自己。当我们撤回对外部世界的信任时,我们会把它和我们对世界的恐惧结合起来。当我们把这种敌意、警惕和恐惧寄托在自己身上时,我们的脑海里就会有许多黑洞。这个黑洞会投射到外部世界,从而证实外部世界是坏的。

例如,鬼可能是自己的投影”侵略”。

因为外面的世界是坏的,你随时都可能伤害自己。我们可能会有很多针对这个恶意世界的侵略,但我们不敢表达,因为如果我们表现出侵略,那么”坏”世界肯定会回击我们,我们就会被”报复”。

所以有一个像”尾巴蛇”这样的死亡循环:因为世界是坏的,我们是有侵略性的,但是一旦我们进攻,我们就会被报复,所以大多数时候,我们必须”吞下”我们的侵略。然而,作为人类的基本动机之一,”侵略”是否意味着吞咽?侵略已经准备好在我们的身体中移动,而且它总是在某个时刻显现出来,即使我们害怕。

我的一个访客有强迫的倾向。她害怕鬼魂。她害怕的是她自己的侵略。

他说:”探访者的家庭状况不佳,他们的父母一直对他们漠不关心。因为有了这种经历,她总是对家人”好斗”,所以她过去脾气暴躁。但是在她初中的时候,发生了一些事情:在她和父亲大吵了一架之后,她强迫她的父亲挂断了电话,就在同一天,她的父亲死于一场事故。理性地,她认为这是荒谬的,但这给了她一个坚定的幻想,她的侵略似乎杀死了她的父亲。从那以后,她的性格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她似乎和家人相处得很好,但与此同时,她变得非常胆小,开始”害怕鬼魂”。

这是因为她开始压制自己的侵略性,她认为自己像魔鬼一样咄咄逼人。”为了抑制自己的攻击性,她开始有一些胁迫行为,强迫行为是为了抵消她的焦虑思维。她焦虑的心是什么?每当她似乎发脾气时,她就觉得周围的一切都变得很可怕,仿佛有一个邪恶的”鬼”会伤害她的家人。而自己,一定要做些什么来抵消自己这种”侵略”的样子:例如,水龙头必须关几次,洗澡要洗多少次,走路要走到路面砖的空隙上等等。

6.

怎么处理?

我们可以试着用两种方式来做:

首先,收获一个美好的外部世界。

当然,我们不能被父母重新认识。我们所能做的就是看到良好的人际关系,恋爱中的爱情,以及人际关系中的人。事实上,这种方法就是”再次提升自己。

例如,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,我的父母一年到头都在教导我,”外面的一切都很糟糕”的感觉曾经对我产生了深远的影响。当我读书的时候,我曾经是一个与世隔绝和不合群的人。我似乎一直很警惕。我总觉得如果不注意,我就会被欺负。这种情况会慢慢改善,因为随着我的成长,没有人真正伤害我,从朋友到老师,到亲密的人际关系,以及工作中的老板,他们中的一些人对我表示了足够的尊重、支持、理解和善良。这些爱,滋养了我,也改变了我,这对我以后的转变有着直接的影响。

第二,接受你自己的黑洞。

我们常常找不到正确的方式来表达内心的恐惧、攻击、愤怒和其他情绪,所以我们会被自己压抑。因此,一旦它出现,我们就会害怕自己。而这些东西的出现只是为了让人们看到、认识到、接受。你知道,没有什么能”杀死”你。它们的出现只是一个提醒。

外面的世界有好有坏,其他人有好有坏,我们也有好有坏。那个鬼,也许一直都是。如果是的话,欢迎它,被排斥的、黑暗的、不为所有人接受和理解的鬼魂。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