真爱旅舍花钱吗_婚姻和爱情

丈夫武岩终于在妻子舒美之间的缝隙里洗澡,翻找了她的手机、微信、舒美和一个男人优农,让他不禁微微发抖。

他放下手机,点燃了一支烟。我喝了一大口。

武岩洗了澡,看了看庄严的武术,有点不安地问:”怎么了?

乌岩的心按住了一座火山,但嘴里只轻轻地说:对不起,我忍不住偷看你的手机。

舒梅冻僵了。她觉得吴焰快要听到她的心跳了。站在那里很长时间后,她叹了口气。

武岩又抽了很多烟:”我说,这段时间太冷了,原来的热情已经给予别人了。

舒梅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,好像被剥光了衣服似的。接着是莫名其妙的愤怒。

他们的丈夫和妻子住在不同的房间里已经有三年多了,因为有了两个孩子,夫妻俩都带着一个孩子在同一个房间里睡觉。不知不觉中,我习惯了,两个孩子不想睡在一起。

在共用房间三年多的生活中,他们的关系白天去上班,只是下班回来看一看,还花了自己的时间和孩子们在一起,桌子上的话也越来越少。晚上几乎没有性生活。

看来这样的日子也很合情合理,婚姻里有老有小,所以大家庭要照顾。

但是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这样一个人,因为命运的原因,让淑梅有一颗少女的心,她被迫抗拒道德的压力,另一方面,她被自己的欲望所驱使。

只是流泪,懊悔,渴望坠入爱河。

武岩掐灭了烟,直视着她。你什么也不想说吗?

舒梅又深深地叹了口气:”我们的关系,其实跟这个人没有关系,就是我们已经疏远了。

武岩突然狠狠地踢了一下前面的椅子,半夜里发出了刺耳的声音。

舒梅惊异,冲进房间看着孩子,才关上门,眼泪一直在眼睛里打转。

武岩轻声大喊:”操你妈的!把我当傻瓜!把这么大的绿帽子给我,你就说得通了!

舒梅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流下了眼泪。她无可辩驳,却感到无限的委屈。

接下来,武岩以一系列的方式质问、羞辱和辱骂。她什么也没说,只是默默地忍受着。

当吴焰像野兽一样结束他的火焰时,悲伤开始爬上他的脸,好像扭曲了他所有的容貌。

他开始呜咽起来,我为这个家庭努力工作,你就这样对待我。

舒梅终于泪流满面,她的心似乎被什么东西扭曲了。

那是个不眠之夜,城市的许多窗户里也许也有类似的情节。

1.

自我的斗争

对一个女人来说,婚姻往往是一种固定的爱情形式。当你非常爱一个人时,你会想要嫁给他,就好像婚姻能修复爱情一样。然而,书上说:婚姻是爱情的坟墓。

然而,这仍然不能阻止我们渴望嫁给我们所爱的人。

当然,对女人来说,婚姻也是一种”安全感”的意义。在喝血的时代,女人跟随男人,基本上是为了解决食物、衣服和人身安全的需要。

在买卖婚姻的时代,婚姻在很大程度上延续了这一功能。

家庭中贫穷的人可以依靠与女儿结婚来获得经济支持。妇女也可以通过婚姻获得自己的生存需要。

随着女性的独立和社会的进步。女性结婚可以基于更多的自我意愿需求,比如爱情。

但它还是不可能是纯洁的。

因此,我们可以看到,有些女人为了爱情而嫁给一个贫穷的男人,当她们遭受一生的苦难时,她们仍然会产生一些鄙视。

舒梅认识吴焰十多年了,结婚八年了。她恍惚着,记不起他们相爱时所感受到的一些感情,但她记得,他们已经克服了许多困难,分开、合拢、制造噪音。婚前,似乎是彼此性格的磨合,婚后婆婆与儿媳的关系等等。即使遇到种种困难,也没有一颗叛逆的心。谁料到,当一家人终于安稳和睦的时候,她竟然出轨了。

这也是吴焰没料到的,那些舒梅和另一个男人含糊不清的话,软弱无力的像水。这颗令人眼花缭乱的心。每个字似乎都刻在他的脑海里,不断地在脑海里飘荡。他想象着眼前的冷色,却愤怒地拥抱在另一个男人的怀里。他觉得自己像一个被遗弃的小丑,真是太可惜了。

睡个不眠之夜后,他一大早就写了离婚协议书,冷静地告诉舒梅,尽快签字。

当舒梅看到协议中的两个孩子的监护权归还给了她的父亲时,她的胸口出现了一个巨大的不屈不挠的胸口。我不能放弃这个孩子,”她叫道。

吴焰冷冷地笑了笑:”现在我知道我不能放弃我的孩子了?为什么你爱你的时候没有想到呢?

舒梅痛苦地闭上眼睛,胸口痛了一会。内疚、羞愧、无力都来了。

他们的亲密关系什么时候消失了?他们的爱是什么时候死的?这些节点,苏梅完全记不起来了。我不知道该怎么走到今天。

要选择忠于自己,你必须放弃你现在的家庭。对一个女人来说,这是一个多么大的代价。

对淑梅来说,经过这段时间,她面对的最多的是自我挣扎。自我意识带来了更多的自由,也带来了更深层次的意义和选择问题。

两个

在狭窄的道路上遇见勇敢的人,赢得胜利

婚姻与爱,责任与自由。作为一个女人,你会选择什么?

婚姻和爱情不是对立的,但不是两者的对立。爱情的本质是转瞬即逝,无论在什么情况下,它都是珍贵的,因为它不可能永远持续下去。

舒梅在这个问题上,做的不是选择,而是看到爱情和婚姻的本质。

在责任和自由方面,这可能对这个问题更为根本。

两者不一定是对立的,而不是简单地在两者之间选择关系。责任”有责任的优点和缺点:更好的社会认同和人际所有权,但更少的身份选择和个人利益(牺牲自己的责任)。

但这是否意味着”不负责任”有更多的自由呢?苏梅真的离婚了,把母亲的责任抛在脑后,她就能实现自己的自由了吗?

自由”应该一分为二。首先,对于个人意志而言,”不负责任”确实是较少的外部约束,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来满足个人的意愿和目标。在这个层面上,”不负责任”更自由。

但另一方面,自由有一个自我超越的维度.

人们的自由往往不受外部条件的约束。

如果所谓的自由是通过抛开责任来实现的,那么除了克服人类弱点的责任带来的焦虑和恐惧之外,没有足够的动力和机会去实践。那么,他们极易受到焦虑、恐惧和难以忍受的伤害。

他们只会提防真正的问题,但他们对无常的焦虑和恐惧必须避免绕道。结果,他躲开了,渐渐地陷入了引发焦虑和恐惧的各种点中。他们就像里面的囚犯,非常不自由。

在生活的实践中,内在的自由需要超越头脑。责任和困难是锻炼心灵的锤子。

许多自称追求自由的女孩往往逃避各种现实的责任。即使大自然非常善良,也只能自私地生活,不能为所爱的人和亲人付出代价。事实上,生活中无法承担任何责任的人,必须是一个陷入困境、没有自由的人。她内心的焦虑和恐惧使她”陷入了困境”,没有发展成坚强而充实的生活。就像风中的一只纸风筝一样,它太脆弱了,哪儿也去不了。

因此,责任不仅限制了人的外在自由,而且也有助于人们实践自身的自由。

苏梅真正想要面对的不是现实层面的离婚问题,而是她自己。

生活中有痛苦。痛苦和恐惧来自内心深处,投射在真实的环境中。在一条狭窄的道路上相遇,只有面对面地工作,你才能有生存的机会。

没有别的办法,只有内在的超越,这与外面的世界毫无关系。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