真爱旅舍看不_一个人不像他想象的那样不幸

生死存亡是没有办法的,只能享受两者之间的部分。

-乔治·桑塔亚

伯特兰·罗素在他的”幸福”一书中写道:”动物只要健康并且有足够的食物,他们就会快乐。人类过去是一样的,但在现代社会,至少在大多数情况下并非如此。”他说,”人们只有在感觉到”生命流动的一部分”时才会感到快乐。没有实体不能像击球手那样与任何其他实体(碰撞除外)有关系。”换句话说,人们需要他人。如果我们想要快乐,我们不应该照镜子,而应该向窗外看。

不幸的是,太多的人就像罗素的电话台球–畏缩,不与人打交道,以自我为中心,就像在岛上,盯着镜子而不是看窗外。最后,通过极端的个人主义,他们为自己建造了一个真正的监狱,为自己编织了一个不幸的笼子。他们把神经质的想法圈套住了,这不仅给自己带来痛苦,也让别人感到痛苦。此外,他们不知道如何释放自己,也不知道如何对他人好。

幸福是一个很难定义的话题。悲伤的情绪比所谓的积极情绪更容易处理,因为悲伤的情绪更清晰、更具体。虽然固执的商人可能会感到遗憾,但幸福不能在证券交易所定价。它不是可以与特定价值挂钩的东西。它非常虚幻,非常难以捉摸。幸福突然而迅速地滑落,往往是一种完全出乎意料的礼物。虽然幸福是短暂的,但追求幸福是人类的主要关切之一。

对幸福的追求并没有随着古希腊时代的结束而结束,而是持续了几个世纪。我们甚至可以在正式的政治文件美国独立宣言”中找到这样的说法:人类的”不可剥夺的权利”之一是”追求幸福”。讽刺的是,这份文件的主要起草者托马斯·杰斐逊(Thomas Jefferson)是一个对追求幸福知之甚少的非常忧郁的人。(当然,我们都知道,追求幸福与追求幸福是大相径庭的。)

许多心理学家使用自我实现(自我实现)、高峰体验(峰值体验)、个性化(个性化)、成熟(成熟)、流动性(感性)、主观舒适度(主观幸福感)和其他词汇来解释幸福,试图使幸福的含义更加具体。对于大多数学习这些主题的学生来说,这些标签意味着生活通常是美好的、令人满意的和有意义的。不幸的是,幸福–不管我们给它贴上什么标签–似乎只是一种理想。许多情况,例如疾病、受伤、缺乏教育、我们想要追求的就业市场需求不足,以及政府政策不允许我们做最适合我们的事情,都可能妨碍我们做最适合我们的事情。尽管困难重重,但对我们大多数人来说,追求幸福是生存的最终目标。它给了我们希望,也给了我们活着的理由,这样即使生活艰难,我们也能继续生活下去。

那么,为什么,尽管几乎所有人都提倡幸福,但它仍然是一个神秘的概念?为什么我们如此热衷于描述幸福,却发现不可能描述它?是因为我们不知道答案,还是因为我们没有答案?一些写过幸福的人甚至认为幸福是一个不应该探讨的话题。例如,英国作家吉尔伯特·切斯特顿(Gilbert Chesterton)写道:”幸福就像宗教。”这是一件神秘的事。他宁愿不深入探索,因为他觉得没有答案。美国作家纳撒尼尔·霍桑(Nathaniel Hawthorne)说:”幸福就像一只蝴蝶。”你越追逐它,它就飞得越远真爱旅舍vip;但是当你的注意力转向别的东西时,它会飞回来,轻轻地落在你的肩膀上。

但是,无论幸福是否神秘,总有一些人会不时地试图破译它。”例如,有些人认为幸福不是一个地方,也不是一种情境,而是一种心态,是发自内心的某种东西–如果你愿意的话,它是虚构的。(幸福是内心世界的产物这一观点被广泛接受,这可能是幸福神秘的原因之一。另一方面,众所周知,心理治疗师将快乐与他们童年早期失去的”天堂”进行比较。失乐园”指的是一种模糊记忆与母亲之间的”海洋般的感觉”,即它与母亲完全融合,彼此之间没有边界。(在婴儿和母亲之间的交流中,当婴儿依偎在母亲身边时,他们在眼睛里发现了祝福和狂喜的感觉。)我的许多病人说,他们想在记忆中找到他们曾经知道的那种神秘的整合感–这种记忆只能停留很短的时间和短暂的时间。圣经”中关于人从天上坠落的故事使这一观念制度化。亚当和夏娃被赶出伊甸园,不仅为了给世界带来罪恶,而且为了使追求幸福成为必然。

但一些精神病学家和神经科学家对幸福更愤世嫉俗。他们认为,幸福不过是生理反应,是身体化学的产物,也是神经递质的结果。这种观点引发了一场辩论,认为百忧解等药物引起的幸福是否属实。如果两种情绪感觉相同,有相同的化学来源,那么这两种情绪真的是一样的吗?幸福是什么?我们应该放弃这种观点吗?

发表评论